保险科技发展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时间:2019-07-19 10:18:54 来源: 本站


内容摘要

在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即将结束的时候,人类的文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种挑战正在悄然接近,而大多数的人却一无所知。这种挑战接近的方式以及其挑战的式样是前所未闻和颠覆既有认知的,因为挑战正是来源于我们人类自身和人类自己创造的技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人类的文明正处在一个拐点之上,对这个拐点的跨越有可能是作为碳基生物的人类文明的新生,也可能是碳基生物文明的终结。

在保险行业,科技在加速创新、带动行业转型升级的同时,也使保险的底层逻辑和原有风险发生异变,衍生出新的行业风险和问题。这都对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审时度势,在对科技新风险进行预见性和前瞻性思考的同时,用科技化基础武装实现监管体系与行业运行体系的良性对接以及综合金融领域的穿透式监管。

而面对技术对人类文明的挑战任何单一民族和国家都将无法应对,必须全人类联合起来,跨越种族、国家的概念共同面对,才有可能形成真正的正确的应对之策。任何试图置身事外独善其身的行为,甚至利用这一变化谋一己之利的行为都将会给整个人类带来灾难。因此,我们必须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识,认同并推广践行这一理念,才会完成全人类文明的跃迁,涅盘重生。

?

一、技术奇点与文明的拐点

1.1 技术的本质及奇点的到来

着名的经济学家,古根海姆奖和熊彼特奖得主布莱恩·阿瑟在其《技术的本质》一书里认为“技术(所有技术)都是某种组合,这意味着任何具体技术都是由当下的部件、集成件或系统组件构建或组合而成的;技术的每个组件也是微缩的技术;所有的技术都会利用或开发某种或某几种效应或现象,这里的现象是指自然效应。”他还认为“技术总是进行着这样一种循环,为解决老问题去采用新技术,新技术又引发新问题,新问题的解决又要诉诸更新的技术。”随着时代的推演,人类在与自然、技术的关系中,越来越深刻地依赖于技术而不是自然。“技术不动声色地创造着我们这个时代的议题与巨变。我们从一个极其加强天性的时代(提高行动速度、节省体力、织补衣服)到达了一个用机器摹写天性的时代(基因工程、人工智能、医疗器械身体植入)。随着我们学习、应用这些技术,我们渐渐从应用自然,发展到直接去干预自然。”

正是由于技术具有这样的特质,技术的成长就遵循了幂效应。对于幂效应的理解可以参照数学家与国王的故事。这个故事大概是说,象棋的发明者是一位数学家,他向国家的统治者展示了他的发明创造。这个游戏中引入了国王和王后、骑士、主教、城堡和士兵,代表国家里不同地位的人。它展示了社会中各个阶层的重要性。国王被深深打动了,他让发明者任选自己的奖励。数学家说,他要一些粮食。在棋盘的第一个方框里,放上1粒米,在接下来的每个方框,放上前面2倍那么多的米粒。国王不同意,认为他所要的东西太少,但数学家坚持要这么多。 当他们到达第32个方格时,奖赏已相当于几英亩稻田的产出——很可观,但还可以接受。但是,当算到第64个方格时,据估算,需要珠穆朗玛峰那么高的一堆米粒。这就是一个简单但戏剧性的几何级数的解释。 在这个故事中,我们很容易注意到,国王和数学家在棋盘的前半场都相安无事。数学家最初得到了一勺米,接下来一碗米,然后一堆米……到棋盘的前半场结束时,数学家已经累积了40亿粒米——此时,国王终于开始注意到问题了。只有当他们进入棋盘的下半场时,情况才每况愈下。而此时,就在我们讨论问的时刻,人类技术的发展进入了下半场。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够下结论说,技术的本质和作用方式还是简单的,也没有理由认为在本质和作用方式上,技术比经济或者法律简单。但是我们必须注意,技术正在决定我们的未来以及我们会为之焦虑的事情。南方科技大学科学家贺建奎为两名婴儿进行基因改造事件,清楚地告诉我们技术对文明的挑战已经有一只脚跨进了门槛。

由于新技术是既有旧技术的组合,随着技术整体集合的扩张,新技术开发迭代的时间值就会越短,当这个时间值趋近于“0”的时候,技术的奇点就到来了。虽然几千年来人类文明经历艰苦卓绝的进步,但对于核心技术的积累主要是近三十年成就的。而对于人类自身的大脑的认知思考过程及原理的研究,不过是不到百年的事情。而人工智能和神经科学技术的高速成长不过是近二十年的事情。2000年前后,纳米技术作为新技术的概念被人们知晓,而2016年人类科学家已经能够使用纳米机器人将货物运送进活体动物内部了。

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提出了“加速回报定律”,如果一项科技符合加速回报定律,那么这项科技越先进,它进步的速度就越快,在一段时间以后就会实现指数级进步。我们先假设与人工智能以及神经科学最相关的发展将会保持势头,加快破解大脑秘密的速度,并且最终合成人工智能。我们不难相信,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人类智能,都会遵循加速回报定律,最终到达技术奇点。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认知机器人学系教授默里·沙纳汉出版了《技术奇点》一书,作者认为人类历史中出现的奇点指的是由于技术的迅速发展,人类社会中的一切都将彻底改变,生活在今天的我们将无法理解。今天被我们当作理所当然的一切包括经济、政府、法律、国家等会改变形态,人类最根本的价值观如生命的尊严、对幸福的追求、选择的自由也会被淘汰,甚至我们对人类之所以为人的理解等都提出疑问。奇点到来后的世界,是跟现在截然不同的另一个模样。

几千年来,人们掌握的知识已经非常丰富,而且随着文字、印刷术和互联网的出现,传播知识的能力也增强了。但是,创造知识的人脑在过去的几千年中变化不大,认知能力的秘密还没有被我们揭开。如果人工智能和神经科学能充分发挥潜力,这种情况将会改变。如果不仅是智能创造技术,技术反过来也可以创造智能,那么就会产生一个循环。这个循环的结果是难以预料的,可能带来爆炸性的改变。作为原来的创造者,如果智能也可以被创造出来,那么它就可以提升自己。根据奇点理论,不久以后,这个循环中就不再需要人类了,人工智能或进行过认知改造的生物智能将占据主导地位,人类已经跟不上了。那么什么样的技术进步会带来这种巨变?答案是人工智能和神经科学这两个领域的技术进步会加速奇点的到来。

1.2 文明驱动力的转换形成文明拐点

文明是一种社会和文化发展状态,以及到达这一状态的过程。其涉及的领域广泛,包括民族意识、技术水准、礼仪规范、宗教思想、风俗习惯以及科学知识的发展等等。长期以来文明的进步是由民族意识、宗教思想等价值力量推动,技术力量仅起到较为有限的辅助作用。但信息技术革命开始以来,尤其是进入二十一世纪,由于新兴技术的应用由传统的产业应用变轨成了直接的生活应用。于是,社会的结构和运行模式发生了悄然而深刻的变化,人际关系、社会伦理、社会组织形态以及社会形态结构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仅是一般人的生活方式的变化,更深层的是人际关系和社会关系发生了变化。就个体而言,人的心理、性格和行为范式都在明显地形成五年为代际的差异化。也正是这种技术革命技术进步,使得我国作为一个后发国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完成了跨越式的发展。尤其是近十年,移动互联的技术应用正前所未有的缩小我国城乡之间的认知差别。而作为一个人口超过十亿的大国,人群整体的认知差的缩小意味着这个国家整体动员力和整体行动效率的提高,这是我们最大进步,这是我们令全世界细思极恐的力量所在。而在世界范围内,对于信息技术的使用,以及信息技术对社会和人民生活影响的深刻程度,没有比我国再大的国家和民族了。


2000年全球GDP发展曲线,来源于网络)


正是基于这样的现实我们认为,人类文明的进步推动力量正在逐步由价值推动转换为技术推动,于是人类文明进入拐点。

为什么这个拐点至关重要?是因为价值推动的底层逻辑是“平等”,而技术推动的底层逻辑是“效率”。推动力不同,底层逻辑不同,社会的治理与管控模式也严重不同。至此我们可以清楚的说,世界发展的逻辑变了。

1.3 文明拐点之后的社会治理模式

技术的发展属于指数域,而我们的经验限于线性域。我们依然倾向于低估即将到来的一切,因为要真正发自内心地理解这个指数型技术增长的世界,是相当困难的。因为毕竟这是最近才出现的发展趋势。理解未来的技术进展会达到多么巨大的规模,这非常重要。尤其是现在,我们正在接近库兹韦尔所说的“棋盘的下半场”。基于这样的认知,我们有理由深刻的思考人类文明的拐点出现后的转折会是什么方向和可能。以技术效率的竞争型特性,对于其边界的划定与管制必须是强制性的,否则,技术将颠覆我们人类的碳基文明。技术的更新是高效的实时的,而监管与立法的速度滞后性会给社会的稳定带来不可预估的危险。因此,对于进入文明拐点后的社会治理一定是以效率优先为主体的模式,传统的治理决策机制会被无情地淘汰。而治理的手段与力量将更加威权。

二、保险科技新风险与监管科技化

2.1 保险科技衍生的风险异变

在人类技术正加速向奇点迈进的现阶段,科技在保险业的渗透融合也逐渐加深。有研究指出,我国的保险科技已由以传统业务模式的在线化为主要特征的1.0时代(即“改造”阶段)步入了以场景定制化为主要特征的2.0时代(即“创新”阶段)。而在全球范围内,保险科技的步伐已迈入以业务模式重构为特征的3.0时代(即“重构”阶段)。保险科技的作用范围已不局限于在产品设计、营销渠道、售后服务等各环节的赋能,而更多地体现在重构保险的整个业务模式,从而创造出与传统保险完全不同的商业形态。

我国保险科技领域专家,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公司车险业务部总经理单鹏在其《保险科技生态》一书里认为“保险科技从诞生那天起就瞄准了变革传统,科技应用的‘无界’与保险特许经营的‘边界’之间存在着理念冲突,线上用户体验的科技追求与原有线下保险产品销售适当性、线下风控标准之间存在着制度冲突,科技在加速保险创新行为的同时,必然使现有的风险异变,无疑会衍生出新的行业风险与问题。”

总的来说,科技对保险的深远影响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一是,可保风险池的结构与发展趋势发生了变化,以前的大类别、同质化的风险组合变为低颗粒度、碎片化的风险单位,交易频次增加,技术责任风险扩大。二是,以产品为中心转向以客户为中心,账户管理与客户体验成为至上的因素。原来的保险销售和运营是按保单类别进行管理,而行业一直在提出以客户为中心,如果不能实现大数据和客户信息的整合,账户管理和客户体验则很难达到应用水平。保险科技给我们带来很多超越的可能,账户管理和客户体验也已成为互联网产品创新的一个重要因素,现在很多科技应用是以客户体验为导向的,而客户体验又驱动了新一轮的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体系和风控体系的再造。三是,克服传统精算定价模式的局限,对个体风险的刻画、识别、定价与风控更加有效。这使得我们具备了大数法则加行为预测的双轮驱动的定价和风控体系。四是,保险服务全流程线上化,特别是在理赔端的线上化,给传统的总分式的大量网点铺设和高成本的运营模式带来了优化和递减的空间。五是,网络效应与长尾效应,对传统的静态和事后监管框架的有效性带来了新的挑战。

2.2保险科技与我国现行监管体制的冲突

保险科技与现行监管体制的冲突,本质上是科技的“无界”与监管的“有界”之间的矛盾,是新旧矛盾。具体表现在:第一,科技激发产品创新,而监管则主张严格的产品管制;第二,科技没有边界,而监管有严格的准入制度;第三,科技带来保险的多元化、差异化定价,而监管标准则基于传统精算体系;第四,科技对保险的作用方向是跨界化、去中心化、去中介化,而监管机制则是分业化、中心化、机构化;第五,科技飞速发展,而监管的科技能力则提升缓慢。由此可见,保险科技与监管之间存在多种冲突与错位,导致发生跨界风险传递和套利的可能性。

2.3 监管科技化

科技在行业内的加速应用,已经加速了市场风险的复杂性和隐蔽性。监管机构在此时的科技弱势就更加凸显。保险监管与保险机构之间的技术不对称将引发严重的信息不对称,从而导致监管对风险识别的迟缓和监管机制的失灵。如何有效利用技术手段及时发现风险、迅速处置风险,是一国政府和保险监管部门必须深入思考的问题。

我国的监管理念在现阶段仍相对传统,缺乏互联网思维以及科技工具的赋能。因此,加强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是现阶段监管科技化的首要任务。保险监管科技化的基础建设包括很多内容,其中最应首先提上日程的就是跨行业信息共享基础设施平台的建设与完善。这对打破不同地区、不同子行业、不同监管部门、不同金融机构之间的数据壁垒,实现综合金融的穿透式监管具有重要意义。

三、迎接挑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3.1 奇点共识与先觉者的行动

1983年,数学家弗诺?文奇提出技术奇点的概念。他将奇点定义为人工智能超过人类智力极限的时间点,在那一时刻以后,世界的发展将会超出人类的理解范畴。自此之后,“技术奇点”仿佛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最开始的时候感受到它存在的还只是一些科幻作家和所谓的“未来家”和“预言家”,但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如技术专家和太阳微系统创始人比尔·乔伊、经济学家罗宾·汉森等,都开始担忧头顶这把摇摇欲坠的利刃。2009年,雷·库兹韦尔与X-Prize创始人彼得·戴曼迪斯共同建立了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致力于“聚集、教育并激励一批核心的领导者,以应对人类在指数增长的科技下遭遇到的重要挑战”,人类保卫战似乎已经迫在眉睫。这所大学由谷歌、欧特克、美国基因技术公司等联合支持创建,共有三个项目,覆盖范围包括机器人学、医学、生物科技、数据科学和企业管理等。

3.2 社会治理与政府合作

然而,人类面对的挑战如果是仅用技术就能够解决的问题就称不上是全人类面临的挑战,这些学者、企业家可能算是先觉者,但是却不能够解决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的解决涉及到技术研究与应用管制的问题,是社会治理问题而非简单的技术问题。它涉及到政府效率、立法效率和执法界限等等社会治理问题。如果不是世界各国政府间达成一致合作,仅凭任何一国或者一个地区进行管制无法解决问题。因为当今的世界是连在一起的,技术的转移夸张点的说是仅需要敲一个回车键的问题。

基于这样的现实与认知,还有什么比尽快达成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识更直接的办法来迎接这一挑战的呢?

3.3 先易后难尽快行动起来

奇点的困惑,在全世界范围内是有一定的共识的,因此,以此问题为支点展开国际行动是可行的。我们建议,由现有知名的技术公司和非政府组织发起论坛与研讨,邀请世界各国着名的专家参与,就技术奇点对文明的威胁问题展开研讨,尽快达成北京共识。使人类命运共同体由一个情怀性的理念,落实成为一个为国际认可的行动纲领。再进一步由行动纲领转化成国际化的合作条约,并成立相应的国际组织,领导全世界各国协调一致行动应对问题与困难。由中国为首发起建设技术支持与后援中心,为世界各国对威胁类技术管制提供建议与帮助。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在这人类命运的转折时刻,我们清晰看到了。在技术飞速发展的颠覆时刻,我们的国家在技术的前沿。我们已经向全世界发出了建设人类命共同体的呼吁,那么,我们尽快行动起来吧。用我们的行动连接世界各国,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落实到行动,纲领,条约,组织。